蓟县师机关官兵情

作者:彼岸雨露 更新时间:2022-05-12 12:00:14

蓟县师机关官兵情

作者:侯国英

人老的时候有时怎么也想不起来一件事儿,有时脑海里却又突然冒出来过去的许多事儿。这不,今天早晨我突然想起来在蓟县铁四师机关当兵时的一件小事。

夏天,天津和河北交界处的那个蓟县气温也是很高的。有一天我忽然在师部大门口看见一个农民赶进来一辆大马车,马车上装着满满一车西瓜。

那一天,全机关的科室都分到了又大又圆的西瓜。我们科的孟科长和杨助理都下部队了,只有我一个人看家,看着这大西瓜碧绿的瓜皮可以想象,西瓜的瓤一定是又红又甜又沙,但是我不能独享这美味呀,我把西瓜放在一个背阴处,一定要等他们回来一起享用。

科长和杨助理不知道在哪一个团卫生队检查工作吧,等他们回来,大西瓜挨着地的地方已经长出了白色的霜,不能吃了。科长埋怨我为什么不吃?

蓟县师机关官兵情 图1

蓟县师机关官兵情 图1

科长他们又下部队了,又是我一个人看家。那天接到后勤孙副部长的电话,让我马上去他办公室,我不敢怠慢地小跑着去。

孙副部长的办公室敞开着门,我喊了“报告”后,看见战勤科的张参谋也在。

孙副部长很慈祥,笑着说我让你们俩来是帮我吃西瓜。我一颗悬着的心撂下了。但在面前吃东西又让我忐忑。我眼睛的余光看到小张参谋也是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
我们两个只好吃起来。

张参谋吃的大口,飞快。我小口吃着很慢。

孙副部长慈爱地看着我们吃。

张参谋吃完几块后快步走了,我也放下那块没啃完的西瓜赶紧告辞,这西瓜是甜是苦愣是不辨其味。

后来后勤机关又来了几个女兵分在各科室,我也不用在部女兵宿舍借宿了。

那天孙副部长告诉我们几个,给你们弄来一些稻草,你们自己做个垫子。我们铺的褥子都是一辈一辈传下来,菲薄邦硬,而且每人只有一条。

在操场上我们几个女兵面对一堆稻草发懵,怎么把散乱的草变成褥垫呢?

无论如何不能让再操心,我想起插队时农村的草帘子,按照绑草帘子的做法,把草捆成小把,再把小把草用麻绳连起来,用剪刀修剪整齐,我们几个就有了男兵没有的稻草褥子。

夜里睡在透着草香又暖暖的草褥子上连梦也香甜起来。

我们的科长们都是老兵,更何况部长们,还有威严的师长们,他们都是历经战火考验的前辈。在他们身边工作,得到父亲般的关怀是多么幸福的事情。

后来再打听孙副部长,说他已经是副师长了。而我的科长却已经长眠,想起他对我的许多教诲如在眼前。

这是我今天想起来的关于西瓜和的故事。

(图片来自网络,致谢原作者)

编辑:毛 秘《白浪情》

蓟县师机关官兵情 图2

蓟县师机关官兵情 图2

你的赞和在看,我都喜欢!

文章由用户自行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。